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上海文學網 > 文學 > 小說 > 那雙眼睛

那雙眼睛

作者: 來源: 上海文學網 時間: 2017-07-30 閱讀: 在線投稿
為什么我對小通訊員小潔那么袒護,有一種特殊的偏愛?哦,還不是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特別像我夢里求索的那位……就因為這一點我把她看成我心上的肉。
   唉,誰能不老呢?誰老了又不多疲倦呢?小潔睡覺去了,我懶怠地躺在沙發里打盹兒。
   這時候,偏偏有敲門聲。
   “誰啊?”我不情愿地問。
   “我……”
   是小潔可愛的聲音。
   鑰匙丟了?不開門,叫?我拖上鞋去開門,打算生氣地訓她:“為什么不好生休息著?”
   哦,我驚訝了。
   印在門框里不是小潔。
   是個很土氣的鄉下女人。
   哪兒見過?
   她很大方,用粗大的手揩著汗水,目光亮亮地瞧著我。好面熟,很可愛的神態。
   誰呢?誰呢?一瞬間,我的腦海里閃現著斷斷續續的空白,怎么也不能把一個撲捉的思維連貫起來。
   “小潔在哪兒住?她,在嗎?”她笑笑,兩只手隨便地抱在胸前。天呀這動作也像在哪兒見過,似乎是我多年前尋找的不可缺少的動作。
   我感覺出她和小潔的相似之處。
   “午休時間,小家伙挺累的,你就坐這兒等等吧。”
   忙忙給她倒茶,接過揩汗的手巾。這么殷勤,都是為了小潔。
   她伸過來的手顫抖了,明亮的目光在我的臉上凝固了。
   她立起來,后退著:“不了,等小潔醒了我再來找她。”
   我猛然發現她和小潔一模一樣的眼睛。
   它里面,還留存著我永遠記憶的舊夢。
   雖然已不是那么完整和美好了。
   她不管我的挽留,慌忙地走了出去。
   我的心霎時兒像被大風吹擊著的、一片極薄的紙片兒,掛在胸腔里,不住地抖動。
   二十年前,我帶著一個小小的工作組,去那個距縣城八九十里地的偏僻山村,搞政治運動。那個村子赤條條坐落在山脊梁上,加上天災人禍,人們都在饑寒交迫中掙扎著。
   回銷糧一撥下來,就像一點水落在無限的沙子上,一下子就被吸干了。常常有餓得發瘋的社員,坐在大隊門上哭喊呼救。
   那天,忙乎了一天的我們,正圍坐在大隊會客室的一盞小煤油燈下,說著話,休息著。
   忽然,煤油燈火苗呼啦一下,闖進來一個滿臉淚跡的姑娘。
   大家都呆望過去。
   “你是誰?”我因為是組長。先開口問她。
   “貞兒。”她抽泣著。
   是的,對了,她是下放下來的什么反動派的女兒!
   我們都不寒而栗地打了一個寒戰。
   敵我界限要分明,我們都不一而同地相互看看,眼神中充滿了惶惑。
   她還在抽泣,一雙大眼睛涌流著淚水。
   我怕災難,組長嘛,首當其沖嘛!
   “干什么的?”我斷喝一聲。
   她突然雙膝跪地,用那一雙大眼睛望著我:“救救我爸爸!快救救……嗚嗚嗚。”
   “糧下午才分下去,你造什么輿論?反動東西!”我的聲音特別嚴厲。
   “我爸爸是反動派,不發糧食的,救救他的命……嗚嗚嗚……”
   “找醫生救命,我們是搞階級斗爭的。”
   大家都不言語,低垂著頭。我的心猛烈地跳動著,將一個吃剩的窩頭扔過去:“打死這個黑狗崽子!”
   她真聰明,完全理解我的意思,拾起玉米面窩頭,一扭身,消失在黑暗之中去了。
   她是一個中學生,因為文革中母親被迫害自殺,父親被打成反動派,學校開除了她。她平時在隊里干重活,隊上卻不給記工分,說是在改造。這些,都是我早聽到的,今天才見她的面。唉,多么好的姑娘啊!這么不幸!
   一整夜,我都沒有合眼,心中波瀾起伏。
   幾天后,我瞅好機會,把一袋玉米面趁天黑扛進她家那個沒有門扇的破窯洞。
   真幸運,沒有碰上一個人,我的隊長職務是丟不掉了。
   黑夜里,我感覺到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朝我放出灼灼的光。
   “恩人……”她爸爸在潮濕的土炕上微弱地呼叫。
   “好人……”貞兒顫顫巍巍地呼叫,撲過來,忘情地緊緊地摟住了我。
   我不自覺地擁抱了她,她在我的懷里微微地打戰,我真正地感覺到我懷里的是我親生姐妹,產生了無窮的憐愛和同情。
   為了她,為了我們工作組的成員不受牽連,我很快離開了她們一家,回到了我們的宿舍。同事們鼾聲甜甜地睡著,我心中有說不出的興奮和欣慰。
   我們那個工作組,都是幾個安生人,政治運動沒有真正地搞,為了拖時間,回去好交代,便為隊上的人們幫助生產,解決生活困難,他們那貧瘠的土壤里布滿了我們的足跡,滲溢著我們的汗水。
   秋莊家掩住戀人的身影的時候,我和貞兒的愛情偷偷地成熟了。只有我們倆知道,我們悄悄地樂著。但是,當我們想起我們結婚是不可能的時候,總是心中沉沉的,淚珠兒不覺從臉頰上滾落下來,特別是貞兒。
   我們回單位的通知接到的那一天,我們的緣分滿了。
   緊接著是一連串的政治運動。
   貞兒嫁人了,聽別人說的,她的男人是一個地主分子的兒子。唉,心中的苦澀比患上癌癥還難以忍受。
   二十個春秋過去了,我的生活支柱就是夢中追隨她,呼喚她。
   小潔推門進來了。
   我定定地看著她,像我從來沒有見過她,要認下她似的。
   她笑盈盈沖著我說:“我媽來了,要我回去上高中,考大學。她說我們這一代趕上好時光了,她們小時候若能上大學,也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小潔沒有注意到我的情緒變化,還在樂呵呵地說著。我盯著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貪婪地看著。
   哦,要不是那個不如人意的時代,潔兒,這個可愛的孩子應該是我和貞兒倆的愛情結晶。
   天呀,我一顆玻璃般的心被早打破了,此時此地我覺得它更分散了。
   “小潔,你把你媽叫回來,我有話……”我猛然抓住小潔的手,失態地叫道。
   “我媽先回去了,要我快一點在這里辦完手續去報名,馬上就要開學了。”小潔說著,臉紅起來,很難為的樣子。
   我揉揉發熱的眼睛,頹然地倒坐在沙發上。
   一張村婦的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在我的眼前晃動,晃動。
上海文學網-www.xmcuyv.live
上一篇:【星月】晨霧(小小說) 下一篇:【梧桐】愛你——沒商量(微型小說)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