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天文學網 > 文學 > 小說 > CS悍匪之“情”篇

CS悍匪之“情”篇

作者: 來源: 天文學網 時間: 2017-07-30 閱讀: 在線投稿

  
   這個世界生來就只有兩種人:匪和警。
   作為匪,我們每天都是在逃亡中生活;而另一方,警,則天生就是我們的克星。
   從我拎著槍,跟著同伴們一起逃亡時,我就知道,自己要終身與孤獨為伴了。
   身為匪類,對自己的身世都閉口不言,而且對別人也漠不關心。在遭受警界的追捕時,往往都是各自為政,獨自作戰。這在善于團體作戰的警英面前,則顯得那么不堪一擊。而我們所能作的,就是在下次重生之時,用隨身攜帶的少得可憐的金錢,在地下黑心交易商中重新購得一把土得掉渣的武器,然后再次自己的宿命,重新與警界為敵,重新逃亡。
   每次的火力遭遇都是短暫而激烈的,而隨行的隊員,也隨著對方的步步緊逼而在不斷地減少著。逃亡間隙,在我們邊惡毒地舔舐自己潰爛的傷口邊迷茫著逃亡的方向時,總會看到一個額頭纏著繃帶破破爛爛的迷彩服套進那雙并不合腳的作戰靴中的同類蹲在墻角,用匕首狠勁地在墻上刻著什幺。每次,當他刻到一半時,雙眼迷離地望著遠處,等嘴角那根煙慢慢地燃完后,又重新開始雕刻!坝胁,凈整些沒用的,還不如多想想下次自己能不能活著離開!币慌哉约和壬现寡暮趥子平頭不屑一顧地朝他罵道。但隨著他的刀尖,我可以看出,他是在刻一個女人的頭像。就這樣,我認識了Raversta。
   那次我被兩個狡猾的警員追得到處亂竄,隨著那專業而冷靜的急促短射,一粒跳彈打進了我的腿上。地上隨處可見被擊斃的同伴,空氣中呼嘯而來的密集彈雨,如死神揮舞那把帶著寒光的鐮刀,獰笑著一步步向我走近!捌匆淮伟!蔽译S手撿起地上的一支AK,氣急敗壞地拉動著槍栓,望著流血不止的那只腿,獰笑中帶著無奈和痛苦。
   “三點鐘!”突然間,從身后響起一個連發,隨著子彈打在眼前不遠處濺起的塵土,一雙強有力的手將我拉到旁邊的掩體之后。是Raversta?吹贸,他也受傷不輕,只是在那張被面罩蒙住的臉上,他的眼睛仍然顯得那么空洞、迷茫!耙遣幌胨赖锰珣K,就多用點腦子!”他冷冷地丟給我一句話,仍在機警地注視著四周。
   那兩個警員終于追了過來?吹贸,他們在竭力地搜捕著我們。忽然,其中一個發現前面地上我剛剛留下的那灘血跡,他便打手勢招呼同伴一旁守護,自己慢慢地順著血跡逼向我們。就在他的呼吸聲都能聽到時,一旁的Raversta低喝一聲,一縱而起,在半空之中對著那名警員射下了蓄勢已久的怒火。等旁邊守護的那名警員回過神時,Raversta又迅速地蹲在地上,摸出一個新彈匣,在那只已經射空的彈匣底部一磕,隨著空彈匣的脫落,那只三十發的新彈匣已經裝好。裝彈、上膛、擊發,伴著一個側跳,便在那名警員不可能的眼神之中沖著我打了個“OK”的手勢。
   此后,我和Raversta便成了警界中最為頭痛的兩名悍匪,并被列入首要狙殺之列。隨著一次次慘烈的狙殺,我們一次次成功地從警員們的包圍之中逃脫,又一次次地在勝利之旗上憶寫著我們的名字!柏瑝簟背闪宋液蚏aversta在警界中的代名詞。一次次的“噩夢”中,是一次次的痛苦與快樂、幸福與悲傷,而那份揮之不去的友誼,也在慢慢地積累著,直到“噩夢”真的來臨。
   那一次,由于警員們以三倍的警力全力狙殺我們,弟兄們死傷很慘。無奈之下,作為老大的匪首決定劫持人質作為我們所籍以脫身的籌碼來同警方進行對峙。那天Raversta的精神很差,老是對著人質大聲呵斥,而我則在一邊漠然地擦試著手中的槍。
   在所有的人質當中,有一位身著紅衣、束著一頭長發的少女特別引人注目。弟兄們在緊張的戰斗間隙,留在她身上的目光卻是異常柔軟。人質中的呼救、乞求、咒罵之聲不絕于耳,而她一點也不曾因為被劫持而對我們恨之入骨,相反地,她總聲默默地幫我們,幫人質包扎著傷口,同我們,同人質們聊天。就這樣,我知道了她叫Moonriver?粗请p純潔的眼睛,我漸漸地想起了自己的家鄉,和她談起了美麗的森林、靜靜的湖水……
   “離開這種地方,帶我去看湖水,去看森林,行嗎?”面對她無邪的眼睛,我真的無言以對。
   Raversta的脾氣似乎變得更加暴躁了,戰斗的間歇中,不時地將警員惡毒地詛咒著。
   我們已經退無可守,而警員們則在對我們進行著最后的追捕。彪悍的弟兄們死守著最后的一塊陣地。然而,隨著警方不斷的逼進,我知道,大勢已去,守,根本就是無希望的反抗。
   一陣冷漠的掃射,將我逼到了毫無退路的墻角。無意之間,我看見Raversta正狼一般地躲在一旁,獨自舔舐著自己的傷口。警員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不由地抓緊了手中的槍,而Raversta卻沖著我笑了笑:“兄弟,若是能活著出去,該有多好啊!闭f完,他便跑了出去。在警員們都追向他時,他看了我一眼,便掏出了一顆手雷,扔在對方的人群之中。借著爆炸時的沖擊力,他一下子躍到半空,當警員們紛紛向他瞄準的同時,他的槍口也對準了警員們的指揮官……
   看著Raversta的尸體,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懼和對匪類的厭惡。想去替Raversta報仇,卻又懾于警員們的槍口。望著蜂擁而至的警員,我的大腦里一片空白。
   這時,一只溫軟膩滑的小手抓住了我。是Moonriver。她緊緊地抓住我,用那一雙清澈見底的目光問我:“為什么他們要追殺你呢。去和他們和好不成嗎?”我不由地苦笑,能告訴她在這個世界上警與匪的游戲規則是不可更改的嗎?眼前的,我只是在考慮不遠處那個對我舉起槍口的警員他這個時候到底在想些什么。
   或許是恐懼的氣氛籠罩了每一個人,Moonriver緊緊地抱住了我,驚恐地看著周圍。面前那個警員正在慢慢地向我瞄準,“不要……”隨著她的一聲尖叫,原本射向我的彈頭毫無理智地射進了Moonriver的身體。
   望著Moonriver那漸漸迷亂的目光,我忽然間體會到了痛苦的感覺!拔掖饝,帶你去看湖水,去看森林……”可是她卻再也聽不到我這遲來的承諾了。心碎的感覺,化成一股悔恨的淚水,從我眼中掉了下來。怎么,匪類也會有感情,也會有眼淚?我怔怔地望著前方。
   突然間,一種刺心的痛楚,使我注意到自己胸口上的彈孔。望著身前一閃而過,槍口還冒著青煙的警員,一種解脫的感覺剎時間充滿了全身。
   在警員們的漠然注視下,我慢慢地倒了下去。最后一眼的天空,才發現,它是那么的藍,那么的美。天空中,Raversta還是在刻著那幅永遠也完不成的畫,所不同的是,他的身邊,有一位和他所刻的圖像一模一樣的女人相陪著,而Raversta的臉上,則蕩漾著幸福的微笑。不遠處,Moonriver則在向我招手,我知道,她在等我一塊兒去看湖水,去看森林……
天文學網-www.xmcuyv.live
上一篇:【漁舟】遺物(小說) 下一篇:七律·煙雨春歸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